那未完成之决斗



童实野町的夜晚,夜色沉沉,整个城市被黑暗笼罩,这并不是因为像之前发生的那次事件那样,那次海马娱乐集团发布新决斗盘和三位决斗者轮番决斗时发生的事件,那次所有的人以及这座城市差点化为黑色的颗粒消散在这个时空的事件。

 

夜幕中的童实野町总是有一栋大厦整夜亮着光,这个城市的实际支配者海马娱乐集团---KC大厦。

 

“塞特!有一件事想拜托你。。。继承我的王位,成为新的法老!”

“你刚才。。。说什么。。。那么,在这里再进行一次决斗吧!只有当我打倒你时,才可得到法老的称号!!”

“已经。。。没有时间了,塞特。。。”

怎么会,法老的身体正在消失。

 

“法老王!!!”

 

海马猛地从睡梦中醒来,“扑通,扑通,扑通”心脏在剧烈地跳动着,他大口的喘着气,深深地呼吸,深呼吸了三次后感觉心脏的跳动没有那么剧烈。他定睛看了一下四方,耳朵聆听着周遭的声响。

 

滴答,滴答,滴答。

 

年轻的KC社长环视了一眼这个偌大的办公室,是的,他现在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这只是无数次中的其中一次罢了,他加班到不知几点然后在办公室睡着了。办公室里面的智能灯光控制系统能够自动感应到办公室里面的人类活动频率而自我调节成适应的亮度,所以,现在的整间办公室并不像平时工作的时候那么亮,而是透着一种迷蒙的光,一种适合睡眠的光亮。

海马用手撑起了自己的上半身,他依稀地记得他在用电脑分析着“次元领域模拟器”的数据,根本就没有留意到时间,他瞄了一眼桌上的电子显示器,凌晨三点,他居然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他站起身走到房间的咖啡机处为自己取得了一杯咖啡,然后踱步到落地窗旁。玻璃反映着他蓝色的冰冷眼眸,那双眼睛静静地注视着窗外的城市。沉睡中的城市。

 

海马握紧了手,把手握紧成拳头,眼中突然冒出一股怒气。“游戏!”

他并没有像梦中那时那样喊出那三个字,而是喊出了法老王在现世中寄宿着的身体主人的名字,是的,那个“名字”。

自从从那个不知道是虚拟RPG游戏场景还是什么的三千年的埃及世界回来后,海马就不时梦到这些离奇古怪的事情,而自从他主导开挖法老王的坟墓,拼好千年积木和上次“普拉纳”事件后这些梦出现得更频繁。虽然KC的社长总是以“科学是第一生产力,科技就是力量”来经营着人生和生意,但是海马却是一个不会否认自己看到与经历过的现实的人。

其实并不用追溯到近来的那些事情发生的时候,其实可以追溯到更早之前,是的,就是那该死的古埃及文物展览,神之卡,千年神器,决斗城市。


“对死者的祈祷。”

“你大概也注意到了,濑人,那块石板上所刻碑文的意思。 在王的葬祭殿发现的三千年前的石板,上面保留着用古代神宫文字记载的对死者的祈祷诗,那个碑文是献给已逝法老的友情诗。将那块石板作为友情的证明遗留于世的,正是画在石板上的神宫---他本人。”

伊西丝…

 

无论是她送给他的神之卡“欧贝利斯克的巨神兵”还是与她对决时出现的奇幻画面,是的,那些画面已经在他面前出现过两次了,一次是在与伊西丝决斗时突然在他的脑海之中出现,一次是与游戏在决斗塔的双神之战,一次是在那个什么三千年的埃及他亲眼所见。

在决斗艇上当他分析“太阳神之翼神龙”上面所书的神宫名字的时候他曾问过自己“为何能够看得懂古埃及神宫文”他亦不是没有留意到那块石板上面那位控制青眼白龙的人与自己的摸样几乎一致,以及在那什么三千年的埃及世界里面遇到的人与事。

海马有时觉得自己不知道是在用“科技”拒绝着那些封尘着的回忆别过头去,还是希望就这样一直前进前进前进把所有抛到身后,抛得远远地。

但是,现在的自己在做的又是什么呢?

 

海马从落地窗前转身,慢慢踱步到办公室里面的保险箱前,按下密码,他从中取出了一张卡片“青眼白龙”。他凝视着青眼白龙,办公室现在已经回复了与平常一样的光亮,“青眼白龙”在灯光的映照下发出青色的光亮,海马静静地盯着卡片上的青眼。“出来吧,Blue-Eyes ”“出来吧,我的仆人Black Magician”。那幅情景又再次出现在海马眼前。

不,卡片飘落到地板上,不。

 

“不!”

 

海马一拳打在办公室的墙上,他回想起自己所做的一切,是的,自从另一个游戏被现实中的这个游戏打败返回冥界后他所做的一切。他就那样回去了,剩下他一个人,他现在理所当然地成为了最强的决斗者,但是是在他回去冥界后,这个王者的宝座并不是靠着打败那个游戏而获得的,不是。

猛然地,海马想起了那个梦,是的,就是刚才的那个梦。

 

“那么,在这里再进行一次决斗吧!只有当我打倒你时,才可得到法老的称号!!”

 

海马濑人并不是全部都不记得了。

向往着力量的神宫,有时候会出言挑拨法老的神宫,甚至会要求法老和自己进行决斗的神宫,第一次决斗的时候,法老教会了他力量并不是一切,但是他依然追逐着力量,是的,他追逐力量,为了保护法老。“对于在战争中失去父亲的我来说,保护身为王族真正继承者的法老,就是我的使命,我一直这么告诉自己。”三千年前的他,会为了保护法老不惜用自己的双手是去做见不得人的事,会为了打败敌人牺牲自己的右臂和神宫团的伙伴们合作制敌,会追赶着朝着危险而去的法老,并且毫不犹豫地出手相救。

那个叫做塞特的人的事情,海马濑人看到过,不只是在和伊西丝,游戏的决斗时,在那什么三千年前的埃及,而是无数次在梦中,在召唤出青眼白龙和欧贝利斯克的巨神兵之时。

 

海马回想起当自己在法老王的坟墓与蓝神对决时召唤出欧贝利斯克的巨神兵之时,蓝神说“难以置信,这可谓是这个神圣领域的残留意识的法老王的记忆”,他的意识里面依然徘徊着法老王的亡灵,他们共同的残留着的记忆,从三千年前起就一直藕断丝连。

他静静地看着出现的巨神兵,神回应了他的召唤,出手制敌,在很多人都以为已经再也没有神之卡也没有千年神器的时候,只有海马知道并感悟到那些事情永远都在。

就如同塞特当上法老后每一次对抗因为佐克的出现的而残留在埃及的邪恶魔物时,那时当青眼白龙不能独自抵抗敌人,他就会召唤神。

 

弯腰捡起掉落在地板上的青眼白龙并把它锁回保险箱,海马再次回到办公桌后面。他打开电脑,继续着他的工作。次元领域模拟器,如果能够尽快完成这个,那么就能抵达次元空间,那个人,就能找到那个人,完成那未完成的决斗。那从三千年前延续至今的未能完成的决斗。

 

作者废话时间:

看完《游戏王-次元之暗面》一直想写些什么,事实证明我就是个写CP无能的人,不,不但是写CP无能,连写这些都已经很生疏,因为说出来实在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作为“搬砖一族”根本就是很多很多年都没有写过东西了。看完剧场版后又重温了一下TV版的好几集,又重温了漫画埃及篇,然后被塞特的那句话截到了。

“那么,在这里再进行一次决斗吧!只有当我打倒你时,才可得到法老的称号!!”

不得不说塞特和濑人,三千年来一直没有改变的就是他们的傲气。这两个人可能有些地方不同(私以为很多地方其实相同),但是论傲气这点绝对是一个摸样。塞特和濑人都会爱人,两人都会因为同伴而改变自己(合作),看到社长对Aibo说你也是一位高傲的决斗者,突然就觉得啊,结束了(并不是)。社长,他真的在前行。

和塞特不一样,社长没有需要保护的法老王,通过漫画可以知道的是塞特统治下的埃及是繁荣的,但是他本人的事情没有人知道。经过了数次的转生,他执着的事情的其中之一可能还是那一次未能完成的决斗,他并不是为了打败王,而是为了证明自己。

很久以前曾经说过喜欢社长的原因,是因为我们都不是完美无缺的人。他会改变,会前行,他毒舌,他执着,他中二,他高傲,但是他并没有投向黑暗,始终有着自己的目标,靠自己的力量去实现并且一直前行。

热度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