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15】遊戲王劇場版次元的黑暗面觀後感

眠兔:

雖然我相信已經看過的人不少,而且大家應該早就都被網路上的資訊爆光了所有的劇情,但不想提前破梗的孩子請慎入。作為一個骨灰級初代YGO迷兼海闇黨和王樣中毒末期患者,發言會有很多私心,再次聲明請慎入!

這部劇場版信息量很大,我也不確定自己能記全多少。

✖✖✖

以下的文字獻給所有喜愛YGO的同好,不管是比較熟悉還是不太熟悉的,或是什麼CP圈的,謝謝你們讓我在過去與現在都因為你們的陪伴,在YGO圈裡那麼開心。

我永遠不會忘記今天所看見的一切。

也一輩子不會忘記那種激動與釋懷的感情同時充斥內心的感動。

✖✖✖

雖然出門前被母親叨唸著妳一把年紀還去看動畫電影很丟臉啊,那個頭髮刺刺的角色是迷人在那裡?妳十幾年前還瘋狂的不夠?我說媽妳不懂啦!然後就匆匆出門了。

我真應該和母親說我是去看愛情電影的,一個大企業老闆為了見自己心心念念的人永不妥協決不放棄的勵志故事(毆)。

電影中午十二點開始,我提前半個小時到了現場,沒想到人蠻多的,我本來以為只會來小貓兩三隻,結果來了不少人,一眼望過去感覺男生比較多,很興奮的說著自己以前有什麼卡片,女生也是三三兩兩結伴前來,雖然沒聽到女孩們談遊戲王的話題,不過臉上幾乎都有種明亮且期待的神情。

年齡層挺雜,感覺最小的有高中生、大學生,但也有社會人士。我去的電影院是比較小型的,完全沒有任何遊戲王的裝飾或宣傳,只有架子上擺了一疊A4宣傳DM,感覺這次遊戲王在臺灣首映官方沒有很重視...(嘆氣)

幸運的是我訂到了蠻不錯的位置,不過電影院比較小真的有種壓迫感,我其實不愛去電影院,因為我比較喜歡自己一個人在房間看,覺得要哭要笑都比較不受拘束,但是這次我實在沒辦法癡癡的等待下檔再看了。

✖✖✖

開頭就是之前在三分鐘曝光裡那些出現的片段,先是無數顆地球的畫面,然後鏡頭拉近,海馬出現了,神情陰鬱的看著有缺口的千年積木。

觀眾看到KC的標誌和海馬的臉就開始狂笑,我不愛進電影院就是這樣,自己明明笑不出來時卻會被旁邊的笑聲影響Orz

和看DM動畫時不一樣的是,這劇場版的進度超級無敵快,開頭是宇宙,然後切換到海馬,接著跳到決鬥儀式的遺跡,一堆工人忙著挖積木,伊西絲,你們盜墓者解散了嗎?人家來侵門踏戶了欸。

然後鏡頭馬上切到表遊戲家門口,爺爺問表遊戲怎麼杏子不來等你上學了,表遊戲吐槽現在不流行這個時,我真感慨,想當年如果男女同學一起上下學可是很青澀甜蜜的,果然現在年輕人不不做這些事了嗎?(淚)

結果原來杏子和他約在半路見面,表遊戲你又長高了真是替你開心!想想第一卷單行本時你才三頭身啊(淚)

鏡頭紛紛帶到友情教的近況,飆著腳踏車的城之內趕著上學,城之內你是名人啊,整條街的人是不是都認識你啊你是不是一天到晚闖禍啊?(大笑)

貘良這孩子不愧是高橋老師欽點的美少年代表,一出場就被女孩子包圍,人生贏家啊少年!

然後果然這個劇場版劇本是高橋老師寫的,是和DM動畫沒關係的故事,因為裡面有很多原作才會出現的配角人物或是小細節。例如當初找貘良麻煩的那個體育老師刈田,和御伽的小丑面具老爸都有出場喔!

即將畢業的表遊戲他們聚在一起訴說著未來的夢想,杏子說要畢業後去美國當舞蹈家,本田說要繼承家裡的工廠,表遊戲說想要繼承爺爺的店並設計自己的遊戲去參加德國的大賽。

其實從原作裡就可以知道表遊戲或闇遊戲都不是真的因為熱愛決鬥才不停決鬥。闇遊戲背負著沉重的責任而去戰鬥,表遊戲只是想單純享受遊戲的快樂。所以對他們而言決鬥真的不是平常必須放在首位的事情或是一生的志業。

直到現在表遊戲當然還是會不由自主的想起闇遊戲,城之內告訴表遊戲不用刻意忘記對方時我真的很難過,就是因為忘不了才痛苦啊!

✖✖✖

回家的路上他們偶遇了被不良少年欺負調/戲的藍神,藍神其實真的有張好看的臉呢,感覺這裡可以出不少本子(喂)

當然作為本劇場版的敵人藍神不好惹,稍後就用他神奇的小方塊把不良少年們滅了,那一幕實在很有恐怖片的FU(抖)

普拉那到底是什麼概念其實我看完了整部劇場版並沒有完全明白,感覺像是烏托邦的領路人之類的角色,透過相同的意念結合出龐大的力量,帶領被選中的人前往更高等的次元世界。

✖✖✖

然後是眾所期待的暗遊戲的背影,逆著光的暗遊戲走進了華麗的教堂,盡頭是一臉飢\渴不耐煩的社長。不要問我決鬥細節,進度實在太快我看一遍根本記不起來(汗)。

真要我說明的話,我只能表示社長和闇遊戲在一陣激\情的你來我往互不相讓的對決之後,海馬明明前面一直嘶吼著我一定要打敗你,但是突然在一瞬間,海馬說你不是真的,果然是假的幻影,然後就一擊毀滅了闇遊戲,同時教堂的虛擬實境也消失了。

因為這個闇遊戲是透過社長腦中自己記憶的訊息所建構出來的AI闇遊戲。當研究員向海馬恭喜測試很成功時,海馬感覺很不以為然,他說從記憶裡創造出來的AI闇遊戲,和以前愛刺激自己的模樣也一模一樣(←我笑了對不起),但是畢竟是幻影,他還是要找出真貨。

其實我覺得社長在與AI闇遊戲決鬥時,一度好像被AI闇遊戲弄的分不清現實和虛幻,我真的覺得他陷進去了,因為他嘶吼著我一定要打敗你,拿回我的榮耀之類的,但是對一個電腦說這些幹嘛?感覺他一度也並不認為自己是和幻影決鬥。

還有這個AI闇遊戲非常的,不知道是不是我眼睛有問題,我一直覺得AI闇遊戲好挑\逗,而且覺得他在誘\惑我欸(揍),原來在海馬眼中闇遊戲會一直撩\撥他嗎哈哈哈哈哈!

海馬你其實以前總是覺得自己被誘\惑和腎上腺激素暴衝吧哇哈哈哈哈哈!

總之極度不滿足又飢/渴的社長不爽到水瓶都捏爛,他那種若有所思的表情讓我很揪心,並讓我一度懷疑我在看愛情片(眾人踹)...

這時在埃及監工的圭平說終於挖到積木了,海馬就架著自己的青眼戰鬥機直奔埃及。當社長看到積木的碎片時,圭平表示這積木表遊戲可是花了八年才完成,社長嘲諷說那是他幼童時期的智商(有種你自己徒手拼啦哼#)!

然後藍神來搶積木了。他說不能讓社長復活法老王,不然他們普拉那就不能前往更高的次元。決鬥過程我好無言,攻擊力竟然可以憑意念決定,所以每個人都在學超級賽亞人變身時喔喔喔喔喔喔的狂叫?喊越大聲戰鬥力越高嗎高橋老師?(摀面)

海馬被打的幾乎無還手之力時,竟然打破地面召喚出歐貝力斯克的巨神兵,藍神一臉什麼鬼啊的表情,說是法老王才能召喚的神為何海馬也能召喚?

我在猜想可能當年塞特也成為法老王的關係,所以海馬也能召喚神。社長還趁機耍帥一把說:「這不是怪獸,是神!」

之後因為圭平趁機運走積木碎片決鬥因而中斷,但藍神還是搶走了兩塊積木的碎片。

✖✖✖

這部劇場版加入的新設定普拉那,說是由夏迪•辛,所收養的世界各地有其力量的孤兒所組成的。高橋老師說夏迪一直暗中保護王樣,但是他到底有幾個身分?他是阿奴比斯的使者守墓血族、他是石板精靈哈珊、他是千年神器移動金庫波巴沙,夏迪大人你到底是什麼存在啊?而且你不是對表遊戲說你是第一次告訴別人你的名字嗎?我看整個普拉那都知道你的名字欸!

而且這樣看起來讓王樣恢復記憶前往冥界根本不是他最終的目的,而只是計畫中的一環而已。

他對年幼的藍神說人類會因為得到力量而害怕失去,所以他告誡藍神你不想失去大家的心情也會成為障礙。(那夏迪你當年和魔王玩心靈的弱點指的就是這件事情嗎?但是魔王靠友情和團結的力量贏了你欸)

這時,貘良的骨董商老爸竟然闖了進來,他看到了放在記憶石盤上的千年智慧輪當場失心瘋,抱出大筆的金錢要夏迪把智慧輪賣給他,當然夏迪最常做的事就是:「你把千年神器戴上吧!」(←標準的守墓血族SOP流程:想死的話請自便我不攔你)

理所當然,凡人接觸到了封印黑暗力量和邪念的智慧輪當場承受不住,擔心爸爸跑來的小貘良竟然被千年神器裡的暗貘良看上,當場發動黑暗力量把夏迪殺死了。闇貘良其實你當年直接把表遊戲在現世的身體毀了就不用費盡心力玩什麼究級黑暗RPG了吧?

所以劇場版裡的普拉那除了阻止海馬復活法老王,也忙著找貘良報仇。但是看到表貘良的眼淚時,藍神終究遲疑了。想想表貘良也是個可憐的人,和得到闇遊戲幫助與支持的表遊戲不同,闇貘良老是殘害他的肉體和傷害他周圍的人,他大半的人生幾乎都活在這個邪惡人格的摧殘中。

✖✖✖

海馬拿了千年積木當然不是要自己動手拼,而是搭乘太空電梯前往宇宙的無重力空間,要讓超級電腦在無重力的環境下靠科技組裝完成。

海馬,你為了見王樣又砸錢又耗神,感覺你正一步步走向瘋狂,但是他的表情又彷彿寒冬的溫度一樣冷峻,偏偏一雙藍色的眼睛燃燒著可怕的執著。我覺得他在劇場版裡一直是這副鎮定但隱忍的表情,感覺就像是極度的飢/渴但是眼看目標就要達成,就能繼續忍耐的那種狀態。

隨著表遊戲從藍神的妹妹薩菈那裏取得一塊積木碎片,海馬也終於抓到了藍神後,決定召開新決鬥盤的發表會,他要爭奪藍神和表遊戲手上的那兩塊碎片,並以表遊戲當容器復活亞圖姆。

表遊戲提出他必須拯救被藍神弄消失的貘良,所以請海馬讓他和藍神決鬥。海馬看著表遊戲的臉就是一整個不認同,容器容器的叫個不停,你之前都叫人家遊戲的,不要因為見不到闇遊戲就一直遷怒啊真是的。

✖✖✖

藍神和表遊戲的決鬥一樣是鬥得你死我活,感覺表遊戲在闇遊戲離去後又更成長了,決鬥者的氣勢和堅毅與技術處處殘留著過去那個人的影子,當藍神邀請表遊戲說:「你也有普拉那的力量,跟我們一起離開吧!」

表遊戲直視著藍神:「我是不會去的!」他一個字一個字聲音不大但是說的堅定,讓我對表遊戲好感度暴衝!

✖✖✖

表遊戲打贏了藍神,接著是社長和表遊戲決鬥。

題外話...其實這兩個人的關係,從原作起就很...微妙?(我沒有要談這對CP先別激動)當年海馬在班上偷了青眼白龍,表遊戲求海馬還他,海馬就用箱子打表遊戲臉,結果魔王就出來開始準備對社長家爆PLAY(喂),我都不知道海馬又偷青眼又綁架人家爺爺,表遊戲卻對他幾乎沒太多負面情緒或是怨言 (海馬被魔王弄成廢人時表遊戲還去醫院探望),而且之後還很希望和海馬堂堂正正比一場。表遊戲其實你可以黑化一下的(你)。現在社長又左一口容器右一口容器喊個不停,要是我早就發飆了...

嗯...回來!現在的表遊戲對上海馬自然也不是當初那個擔小的人了,雖然海馬嘴上一百萬個不情願又不耐煩,但是可以看出表遊戲和他幾乎對峙的勢均力敵(應該啦),這時表遊戲將積木最後的零件拼湊完成了。每一個組裝的聲音都像是敲在我心臟上噹噹噹的響。

海馬期待看到奇蹟,但是表遊戲告訴他:「海馬,亞圖姆的靈魂不在這個積木中,我從拿到這個碎片時就已經知道了!」

表遊戲透過千年積木的黃金圓環看向海馬時,彷彿海馬就被囚禁在這個無盡的執著中。

社長那個錯愕的表情,實實在在的在我心裡劃上了一刀,這部電影我哭了3~4次,第一次是AI闇遊戲登場時,第二次就是這個海馬的表情,海馬那個沉痛到近乎毀滅的情緒,是我看過社長那麼多表情裡,最讓我極端觸動到的神情,他滿懷希望的努力著,希望能再見到亞圖姆,但是卻被告知這是永遠無法實現的奢望。

我用手按住嘴低聲在座位上啜泣起來,海馬那張痛苦的臉讓我憶起這12年來一次又一次的心碎,我2004年起哭了好幾次,常常盼望著有天能再度見到王樣,但是這樣的等待卻煎熬又漫長的彷彿看不到盡頭。

相較於社長的執著,表遊戲卻彷彿早就已經接受了現實,劇場版表遊戲和海馬不同的態度非常像我心中同時拉扯的兩種感情!儘管理智上已接受死者不能停留現世,但感情上卻永遠不能釋懷。

表遊戲當然還是心痛亞圖姆的離去,但是作為親手奪走亞圖姆劍的人他也明白,自己不放下亞圖姆離去的事實,自己也會崩潰的。我從幾年前也開始逐漸把王樣當成永遠不會再回來的人了,因為只要還有一線期望實在會逼死人,就像此刻瘋狂的海馬一樣。

✖✖✖

這時得到千年智慧輪力量的藍神突然又殺出來,那身怪異的的造型實在讓我無言。一度懷疑高橋老師是怎麼把原本一個好好的美少年變化成毫無品味和美感的怪物,老師你的設計力呢呢呢呢呢呢呢?

面對突然衝出來的藍神,在這裡,我發現海馬和以前不一樣了,他以前如果面前出現敵人,肯定叫別人不要插手,靠自己的力量一個人就能解決!但是當他看著藍神和智慧輪融合成的怪物時,他卻問表遊戲你還有體力嗎,兩人一起聯手要和藍神對決。

但是兩人被藍神打的幾乎節節敗退,這場戰鬥正逐漸吞沒整個城市,決鬥者每失去生命值身體就會開始粒子化消失,社長犧牲了自己,生命值歸零,感覺他那時經幾乎快失去意識了,因為眼神整個已經茫然到沒有焦距,在消失前將積木塞給了表遊戲,像是夢囈般對表遊戲呢喃著:「喚他回來...喚他...回來....」

那一聲聲的呼喚簡直快絞碎我的心臟了,即使在肉體即將消失的當下海馬他還是不放棄要亞圖姆回來。

海馬消失了表遊戲只好孤軍奮戰,他帶起了千年積木,但是依然無法抵擋力量全開的藍神。他被攻擊打得近乎要暈厥。

就在這時,一道強烈的光芒劃破了黑暗從天而降,如果你問我看見了什麼,我只能說,我看見了神明,是從火焰與光芒中誕生的神。

一開始是四處竄騰的光與火,然後一個模糊的人影顯現出來了,接著臉的輪廓浮現,那頭赤色的頭髮像是灼燒的烈焰,降臨的王樣眼睛乍看之下很平靜,其實幾乎藏不住波濤洶湧的憤怒。他似乎不是來決鬥的,而是來降下天罰和神怒的。隨後出現的瑪哈特一瞬間打爆了藍神。

神聖的...憤怒的...給與制裁的神明,在給予懲罰後又變回了那個我們孰悉的闇遊戲,他看著許久不見的表遊戲,兩個人相視而笑,然後便與千年積木的一同消失了。這短短數秒甚至可能不到一分鐘的時間,我卻好像過了好幾輩子的長度,當我回過神來,眼淚已不受控制,這是我第三次哭泣。

✖✖✖

城市得以恢復,甦醒的大家歡欣鼓舞,表遊戲說他和亞圖姆說過話了。海馬有點感慨的表情說著:「他來過了嗎...」聽起來與其說是疑問句比較像是肯定句。

然後他承認表遊戲是真正的決鬥者,說了句:「再會了,遊戲!」就與圭平離開了,這句話聽起來像是永別。

✖✖✖

接著鏡頭馬上拉到遊戲他們都高中畢業了,大家還為要去美國的杏子送機。在這場戰鬥後藍神與普拉那們的力量耗盡了,獲得了解脫,朝著各自的道路前進。我在想夏迪說要讓他們去更好的世界,是不是就是指當下自己存在的世界,因為只有活在當下並改變,才能將世界變得更美好。

而海馬,當然是個不會輕易放棄的男人,他坐在新開發出來的穿越次元的飛行器了,身邊是藍神遺留下的小方塊。圭平一直說:「哥哥,這還是測試的機器,太危險了!」

其實海馬也根本不知道自己會不會成功,但他的神情與其說是要去赴死更像是要展開另一場旅程。海馬執意要去找亞圖姆的願望可能超越了死亡,他說:「之後的事情就拜託你了,圭平。」

社長說這句話的表情讓人心疼又不捨,這個永遠都計畫滿滿的男人,第一次要做一件連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少機率的決定,只為一個虛無飄渺的靈魂。

✖✖✖

畫面轉到一片漫漫黃沙,海馬站在沙中,身體竟開始冒著黑色的粒子,那是在和藍神決鬥時要消失的情況。但是他沒空管這麼多了,大步的朝前方的城市走去,這座城市還滿有生活感的,不太像是我想像中的亡者的國度。

城市的盡頭是莊嚴華麗的古埃及皇宮城牆。兩旁的士兵站得滿滿的也竟然就這樣讓海馬通過了。

在皇宮大廳,海馬看見一個孰悉的身影就在耀眼的光之中與士兵的戒護下,社長走向王座前,一臉不論你在哪裡我都找的到的自信微笑,舉起了左手的決鬥盤。

年輕的法老站了起來,隨著鏡頭往上移,輪廓逐漸清晰,那是一雙睿智沉穩但是飽含著笑意的眸子。臉龐上掛著莊嚴卻不失溫柔的淡淡微笑(那張臉美麗的令我屏息,我甚至無法組織任何語言去形容和讚美那張臉龐的美好,此時此刻我的眼淚是用噴的)。

亞圖姆就凝視著眼前這位千年前就不停錯身而過的神官、對手、友人。最後的畫面定格在他的笑臉上。

✖✖✖

看見這張笑臉,我彷彿覺得整個世界都沒有聲音了,亞圖姆明明沒有說一句話,但我覺得已經抵的上千言萬語。

接著螢幕轉黑開始跑字幕,在場的人都鼓掌了起來。最後的字幕有小驚喜,幕後製作人員的名字被排成了YU-GI-OH,幸好有留下來呢。

我離開電影院時覺得心情很複雜,眼裡還有沒乾的眼淚,儘管已經做了好幾個月的準備,但是實際看完劇場版還是覺得負擔十分大。太多的資訊和情緒一時之間無法讓大腦承受的那種感覺。

我曾和人家說,看完這部劇場版。應該就能了結這12年來一直無法釋懷的心情。畢竟當年王樣匆匆的就離去了簡直讓我措手不及,能在這麼多年後還能見到他簡直像是作夢一般。而且還有鍥而不捨的社長不放棄一切的代替我們找到王樣了。

總之這個劇場版如果要概括,就是我見證了一個男人,為信念賭上一切的覺悟!你想見的那個人在你觸不可及的地方,你願意付出多少代價、犧牲什麼喚回他?或是你是否願意拋棄你現有的一切,只為了去見他一面?海馬瀨人給了我們答案,這12年來唯一的解答。

身為一個海暗粉,我無憾了。

作為一個王樣的鐵粉,我安心了。

做為一個初代YGO迷,我滿足了。

高橋和希老師,謝謝您,謝謝您帶給我們這些觀眾粉絲一個這樣好的結局。(鞠躬)

2016/09/15

✖✖✖

以下是其他比較雜的吐槽:

❶ 圭平好可愛,感覺這孩子長大後會有不輸給哥哥的帥氣XD而且真是小天使,那個對表遊戲說我有幫你家店關好門的發言好可愛❤但你怎麼有鑰匙?你們海馬集團到底幹了什麼啊啊啊!?

❷ 對藍神的好感度看完後覺得蠻不錯的,這孩子表面上有點三無,其實是個挺溫柔的好孩子。我想去P站上找找藍神的同人XD

❸ 這部劇場版雖說是打牌其實很肉搏戰啊,大家都被摔來甩去,海馬和表遊戲都被掀翻好幾次了。表遊戲被摔在地上掙扎要爬起來的姿勢...加加美老師,請自重啊(喂)

❹ 海馬整部戲一直在瘋狂嘶吼,而且帥氣度爆表,一雙冰藍色的眼睛氣勢全開,好幾個決鬥的動作大衣的下擺飄動的美麗無比❤

❺ 城之內和本田的顏藝實在哈哈哈哈哈哈!加加美老師,請自重啊+1(喂)然後在雨中相互對望的城之內和表遊戲實在是...我當年好像也算是半個城表黨來著(毆)

❻ 現場一直聽到有人(應該是男生)在碎唸:「搞什麼啊海馬好煩。」之類的發言,害我真想抽他(住手啊你),真想吼你懂什麼,你能做到花3000年+12年去追一個你一定要見的人嗎?一般人是做不到的!海馬他大可把亞圖姆當成過去的一段小插曲,未來不再理會好好過自己的人生,但他就是沒有這麼做,他放棄一切追隨亞圖姆而去了!

❼ 真的要多刷幾遍啊啊啊啊啊啊啊!刷幾次都不嫌多啊啊啊啊啊!

❽ 大家歡迎來和我一起發瘋一起討論XD

热度 ( 1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