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老去-给撒加

在B站翻了翻也没有发现《冥王十二宫》,翻旧文档翻到2010写的东西,存档吧。

----------------------------

回忆这种东西就像是一个扔到湖中的石子,溅起波澜后沉没于水中。可是那些波澜仍挥之不去,虽终会消散可是镜像却不断重演。

不知为何,人到了一定的岁数就很害怕去回忆童年时的事情,好像有什么被扯开了一样的感觉,突然会感动,感慨。转而又不想去细想,那是因为人的心经过岁月的历练已经渐渐的变质,经不那些清涩景象的冲击,又或者不愿去回想自己曾经的岁月,回想自己曾经是个这样的人,做过那样的事情。

人是要长大的,回忆可能是选择性的却又是怎样也丢弃不了的东西。

当撒加捧着那把黄金剑要刺向雅典娜的时候,我忽然记起他是一个二十八岁的人,然后也想到了这部《冥王十二宫篇》自己上一次看的时候还是二十几岁,如今的我已经步入三十之年,可是撒加仍然是二十八,永远的二十八。

为什么?如果追随故事来说,撒加在二十八岁的时候已经死了,而在冥皇篇中又再次为了地上人类的幸福生活而战斗,他自然停留在自己死去时的岁数,二十八。再然后,十二个黄金圣斗士在叹息之墙前自爆,他再次死去,仍然是二十八。

各位不要为上面的文字之而辧手指头了,不明白就算了吧!

一直以来,我只为圣写过一篇文章,那是因为最为喜爱的事物,那种想说之言不知道如何表达,文字的疲乏是那样的真切。热血过,感动过,要遗忘是何之不易?

双子座的撒加,无数人为其留下数不清的文字。人性的两面性在他身上展现着,黑暗,光明。

撒加是一个人,这不是一句废话,从他的身上你可以看到真真切切的人。当你面对着镜子的时候,里面所反射出来的那个身影是你吗?是你,那个是你的表象,但是人的一生曾经带着过多少个面具,可能连自己也数不清。有些人说,不是,没有,我一直是我,无论面对什么人我都不用带面具。那很好,只能说我佩服,因为我做不到。

面对着撒加,无论是黑撒还是蓝撒,那个都是他,蓝色头发时他是高雅的教皇,黑色头发时他是邪气的教皇。人的两面性。有人说黑撒是邪恶的,坏人,那么我只能说那是偏激之言。谁的心中没有那个黑色的影子,正是因为人性中的黑暗面,所以人才是为人,如不,那可以称为“神”。撒加在斗争着,心中的两个他在斗争着,自己撕咬着自己,直到死去。撒加死去的那一幕我不记得了,不记得也没有什么,反正都是“人”死在“神”面前说着自己的错,忏悔自己的罪,那就如同是每个现在我们在那不久的将来要做的事情。

为了不跑题,回归主题。

撒加披上冥衣来到白羊宫前,他们三人对着沙加使出A.E,然后半死不活的跪倒在雅典娜身前,直到在冥府中消散。每一幕,这每一幕都是那么地熟悉,当然,看过无数篇,手指头都数不清了。撒加,他还是那样,天蓝色的头发因为冥衣与黑暗的关系染上的一层紫黑,眼中还是带着悲切,在他的眼中好像永远都见不到幸福的光,如一湖深蓝色的湖水,只有深深的忧郁。他,还是和那个时候一样,死去的时候,就算他不死去,他也永远都会如那个时候一样。

9岁的时候他是这样,16岁的时候他是这样,19岁的时候他是这样,23岁的他是这样,30岁的时候他仍是这样。老去的只有我们。

年华老去,什么可以让人真切的感受到年华老去,那就是你曾经喜欢过的那些事物,当重温那些镜像就可以切肤的感受到。这种切肤的感觉可以令你叹息,也可以令你感到幸福,叹息的是原来已经快到夕阳无限好之年,幸福的是你拥有了许多那时不曾拥有的东西,虽然也失去了许多曾经拥有的东西。幸福的还有一样东西,那就是他们没有老去,他们不会老去,就如撒加,无论过了多少年后,他的身影还是那样出现在镜像之中,我们还是一样的可以继续暂时地回归去童年的热血时光。

不用十分钟,年华老去。

 

30-Jan-2010


热度 ( 6 )